生物進化狂想曲 《MeCre》機械昆蟲創作者Gaby Wormann – MingWatch PLUS
 

生物進化狂想曲 《MeCre》機械昆蟲創作者Gaby Wormann

2018/06/12

關於生物體與機械的結合向來是科幻電影或小說相當受歡迎的題材,撇去所衍生道德問題的深奧探討,光是要把有機的生物體和機械組合的概念就充滿哥德式的浪漫想像。如果將這樣的概念採用具體的工藝形式呈現,比方說我們這回在M.A.D. Gallery看到由德國藝術家Gaby Wormann所創作的《MeCre》系列,在現場欣賞這些將各種昆蟲標本結合鐘錶零件的創作,除了當下就能感受到這個創作形式所帶來的衝擊之外,作品本身也是充滿獨特魅力的。

Gaby Wormann
首位將昆蟲結合機械創作的藝術家,所創作《MeCre》系列是由Mechanical與 Creatures兩個單字組成。1966年出生於德國的鄉村,從小就對「進化」充滿濃厚的興趣,例如恐龍、化石與科幻小說。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我覺得昆蟲擁有可以引起相當大的情緒反應的力量,而同時它的美麗外表則散發出一種難以抗拒的媚惑力,是個相當有意思的素材。大約在十年前我無意間發現了這一點,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進行《MeCre》系列的創作。」至今已經累積超過80件機械昆蟲創作的Gaby說,將微型鐘錶機械零件與這些具有致命吸引力昆蟲標本作結合,其實想要展現的是她對生命演化的一種想像。

 

「我所要呈現的是生命進化的一種型態,美麗但是短暫脆弱的生物體,在強韌不朽的機械結構強化之後,就進化成一種更接近完美的生命型態了。」Gaby以美軍在早先幾年所啟用的外骨骼機械肢體裝置來說明,普通的人類士兵在穿戴上這種裝置之後,能將士兵的負重和運動的極限大幅提升到更理想的境界,這就是生物體與機械結合的完美範例。當然以目前科技的現況來說,機械技術或許還有進步的空間,不過她認為假以時日一定可以進化成為最理想的狀態。然而她所闡釋最理想的生物進化型態,是不是必然對世界帶來最好的結果,這一點則是她在創作裡所預留的想像空間,留待觀賞者自己思考和觀察。而對Gaby來說,《MeCre》系列的每一件作品除了所能夠帶來的哲學性思考之外,最有意思的其實是製作的過程。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仔細欣賞《MeCre》系列的每一件作品,每一件昆蟲標本都展現出最完美的身體型態,機械結構則是將古董懷錶完全拆解後,再依照昆蟲標本的型態重新安裝,因此才能夠將有機的生物體和冷硬的機械構造做出如此完美的結合,而這正是Gaby這位創作者所精心刻畫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生命型態。乍聽之下似乎相當有趣的製作過程,然而實際上卻是異常繁瑣而漫長,尤其是將這些昆蟲製作成為標本的過程,因為在這個狀態下的蟲體結構相當脆弱,比方說纖薄無比的蝴蝶翅膀,或是堅硬無比的甲蟲外殼,不僅需要藉由一些特殊的處理技巧來進行解構的工程,同時在處理過程中一定要全神貫注,每個步驟都必須確實完成才能接續下個步驟,才不致於毀損得來不易的昆蟲標本。「不過其實在《MeCre》系列中,創作過程的本身就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因為製作昆蟲標本的過程必須將原本完整的身體一片片拆解開來重新進行組裝,所以能夠欣賞到蟲體精巧微妙的組織結構。而這些是在作品完成組裝之後就無法看到的部分,因此也只有身為創作者的我能夠獨享這個過程的樂趣。」

 

Gaby進一步解釋她的創作過程,在創作的過程中必須隨時針對昆蟲標本的狀態與手頭擁有的鐘錶零件進行整體的思考,不斷地嘗試找出最理想的組合方式,因此對她來說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特別創作。「如果硬要說一個最喜歡的作品,那應該是海克力士長戟大兜蟲(Dynastes Neptunus),因為它有兩根大型犄角,看起來有種只憑著兩根犄角就想要與全世界戰鬥的霸氣。同時它們的繁衍方式很特別,當雄蟲在與母蟲交配之前有時候會用自己的犄角先將母蟲推到樹下,而在母蟲慢慢爬回樹上重新準備進行交配的這段時間裡,雄蟲有更多機會可以跟別的母蟲進行交配來繁衍自己的下一代,我覺得是一種最厲害的生物表現。」

 

 

透過我們的攝影畫面雖然可以清晰地呈現出Gaby的《MeCre》系列作品的每一處細節,不過這些作品究竟有多麼細膩精巧,還是必須在M.A.D. Gallery的展示現場在能夠充分體會。如此細膩的作品意味著Gaby必須在創作時投入極大的專注度與精力,然而對於創作者而言,要維持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還是必須讓自己的工作與生活適度地維持平衡的狀態,Gaby表示,因為創作的靈感隨時都會出現,所以自己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表,當有靈感的時候就會進行創作,不過她還是會將創作的時間盡可能在精神狀態最好的上午時間,就和製錶師一樣。不過偶爾也是會出現沒有靈感的時候,那麼就會乾脆先把工作擱下,作一些別的活動。「不工作的時候,我喜歡到戶外去享受大自然,像是給自己充電一樣,有時候也會因此得到靈感。另外我非常喜歡看電影,尤其是科幻電影,對我們這種1960年代出生的人來說,最經典的當然還是星際大戰系列、星艦迷航系列,或是異形系列充滿冒險,高科技和外星生物的電影,永遠是我片單的首選!」


Dynastes Neptunus(海克力士長戟大兜蟲第1版本)
海克力士長戟大兜蟲,成蟲體長最長紀錄為181毫米,是全世界最大的甲蟲,由於其力量極大,能舉起自身體重850倍的物體,因此以希臘神話中的大力士「海克力士」命名。為了完美契合這只甲蟲的霸氣,Gaby Wormann也以豐富多元的機械零件安置於其背上,包括翅鞘開合處的擺輪遊絲、擒縱輪、多枚走時齒輪,以及下方的夾板和大型擺輪遊絲,交織出立體的微型機械世界。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Tropidacris Dux Tertius(雞冠花巨蝗第3版本)
雞冠花巨蝗是中南美洲特有的屬,也是目前發現最大的蝗蟲,特色在於淡黃色的頭部與腳,以及綠色的前翅及橘色的後翅。Gaby Wormann在其背部以一枚大型擺輪遊絲為中心,以環形方式在周圍安置了各式走時齒輪、小型擺輪遊絲與鋼輪,進而延伸到尾部,並以鋼線與發條固定於前翅與後翅,最後在後腳圈起彈簧,交織出濃烈的機械感。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Goliathus Quintus(大角金龜第5版本)
大角金龜分布於非洲的熱帶雨林,其英文學名Goliath來自聖經之中的巨人歌利亞,是世界上現存昆蟲中體型最大者。這只翅鞘與後翅均全力展開的標本,Gaby Wormann藉由各形各色的擺輪游絲、擺輪、鋼輪、走時齒輪,在其背部創作出一座迷人的微型機械世界,再加上後翅上的金屬棒與金屬條的裝飾,看來霸氣十足。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Morpho Tertius(閃蝶第3版本)
閃蝶又名摩爾福蝶、大藍蝶,以翅面華麗的閃藍色著名,飛行時閃爍的藍色奪目耀眼,因此受到蝴蝶收藏家極為青睞。Gaby Wormann在這隻第3代的閃蝶創作,利用前端微彎的金屬棒做為觸角,捲曲的發條代表前足,而擒縱輪搭配重疊的齒輪構成雙眼;立體交錯的齒輪結構形成胸部與腹部,搭配一枚大型擺輪遊絲,充滿機械未來感。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Argema(月蛾第1版本)
這是Gaby Wormann針對月蛾這種罕見昆蟲的首次創作,最早被發現在非洲馬達加斯加東部的安達西貝-曼塔迪亞國家公園,以壯觀鮮豔的翅膀,特別是長形翅膀尾端為重要識別。由於這只月蛾標本保存非常完整,在機械結構安置的齒輪並不多,腹部的夾板與彈簧相映成趣,最特別之處是腹部兩側飾以芝麻鍊寶塔輪結構,格外賞心悅目。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Scorpion Quintus(蠍子第5版本)
蠍子是一種有8隻腳的節肢動物,屬於蛛形綱,尾部末端有一個毒囊,內有毒素及毒刺,用來殺死獵物和禦敵,身體上有附肢6對,第1對為助食作用的整肢,第2對似蟹螯的角須,用於捕食、觸覺及防禦。為了凸顯這只蠍子的兇猛,Gaby Wormann在所有附肢均飾以金屬棒,第2對角須前端裝載4對快慢針,彎曲的尾部以微型齒輪搭配支架串連,充份展現攻擊氣勢。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