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ROMAIN GAUTHIER機芯裝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 聊聊「完美」的基準

2018/07/09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學員正小心翼翼地為眼前只有一片指甲大小的三番車橋板打磨和拋光。我自己也正忙著與手上的剉刀和零件周旋,小心不讓鋒利的剉刀邊緣在稍後還要做鏡面拋光的倒角表面留下難以挽救的傷痕,根本無暇與前來關心的Romain好好地說上話。說起來這還是頭一回親自嘗試手工修飾的作業,多虧這回ROMAIN GAUTHIER機芯修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主持機芯裝飾大師課程提供的實作經驗,我才終於理解「手工修飾工藝決定高級鐘錶的價值」原來不只是一句漂亮的行銷口號。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過去各品牌所舉辦過的實作講習,內容幾乎多是機芯組裝,極少數幾次以機芯裝飾為主題的課程,也只是讓大家嘗試一下簡單的大範圍拋光這種程度的作業,但那已經足夠讓我們這種外行人手忙腳亂了。總而言之,手工機芯修飾的難度確實高,品牌方面也不太輕易讓我們嘗試,生怕弄壞了我們脆弱的自信心。像是這回ROMAIN GAUTHIER舉辦的機芯裝飾大師課程,讓大家真刀真槍地在零件上做出弧型倒角,還特別把瑞士總廠的機芯修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找來當課程監督的還是頭一回遇到。不過就如同Romain所說,為了讓大家明白品牌手工修飾機芯工藝的卓越水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讓大家直接親手體驗了。

 

在這次的機芯裝飾大師課程裡,ROMAIN GAUTHIER提供了一枚HMS機芯的三番車橋板的胚體,讓大家在已經做好45度斜角的橋板邊緣上製作出弧型的倒角。說到弧型倒角,這是ROMAIN GAUTHIER腕錶最具識別性的機芯修飾形式,Romain說在品牌成立時接受了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的建議,在機芯零件的修飾形式採用了視覺上比鏡面拋光45度斜角更舒服柔和的弧型倒角,所以當我們細細欣賞ROMAIN GAUTHIER的腕錶時,比方說Logical One,很難不被那盈潤柔美的機芯線條打動,即使是目前的第一線鐘錶品牌的產品也難有這樣的工藝水準。而如此高水準的機芯修飾工藝,都是出自ROMAIN GAUTHIER機芯裝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之手。

Sylvie是Romaine Gauthier的 anglage倒角工坊的首席打磨師。 1974年於法國Morteau出生,曾於法國知名精品工坊擔任皮革工匠,2001年開始於Vallée de Joux知名製錶品牌服務,2003年開始修習倒角拋光裝飾。2012年加入Romain Gauthier團隊,現在已經是全球最傑出的零件手工完工裝飾專家之一。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2012年加入品牌的Sylvie Devaux是ROMAIN GAUTHIER負責機芯修飾的核心人物,過去曾經在法國的精品品牌擔任皮革工匠,2001年進入製錶業才開始修習機芯修飾技巧,擁有靈巧的雙手和過人的耐心,所以總是能夠滿足Romain對於品質的高標準要求,而弧型倒角就是她在ROMAIN GAUTHIER才遇上的高難度修飾工藝。Sylvie說「製作一般的45度倒角,在器械的輔助下,大約5分鐘就可以完成一側的修飾。而製作弧型倒角,從製作邊緣的斜角,表面整平,以陶瓷刀製作表面弧度,到最後的5階段拋光,平均一側弧型倒角就需要花12到15小時,新手甚至要花上20到25小時,以ROMAIN GAUTHIER旗下需要花最多時間修飾的Logical One來說,完成9個主要零件的修飾就需要花掉超過80小時的作業時間。弧型倒角的工序複雜度以及所耗費的時間都比一般倒角要多出好幾倍。」不難看出弧型倒角的高門檻。

 

製作弧型倒角的工藝門檻並不在於繁瑣的工序或是超長的製作的時間,真正的挑戰其實是並沒有一個判斷的客觀標準。Sylvie表示,製作一般倒角有非常明確的45度斜角的基準可以遵循,不過弧型倒角並沒有可供參考的標準弧度,在作業階段也沒有標準作業流程可供參考。在製作前必須先為每個零件預想最理想的修飾樣式,然後才能開始構思製作的方法。為了製作出最完美的修飾,在製作上並沒有所謂的關鍵步驟,每道工序都相當重要。只要所製作的弧型倒角看起來是美麗、好看的,那就是最終的標準。而這個最終的標準在ROMAIN GAUTHIER的錶廠裡,自然就是Romain認可的標準。

 

「Romain對美學的要求非常高,為了達到他所要求的標準,我甚至連晚上睡覺的時候也在構思更好的製作方式,在這麼高的標準下工作確實非常有挑戰性!」Sylvie說道,不過Romain也立刻回敬「說到製作弧型倒角確實很少有人能夠超越Sylvie,我拿Logical One的恆定動力裝置(芝麻鍊)橋板為例,當初我們為了橋板兩端寶石軸承座與中央橫桿間連接處設計了好幾種修飾方式,一直找不到理想的樣式,最後還是由Sylvie親自出手才設計出我覺得最完美的形式,也就是目前Logical One恆定動力裝置橋板所呈現的樣貌。在這麼多年的磨練後,Sylvie對於機芯修飾美感的掌握度已經幾乎是無懈可擊。」

Logical One的零件構形複雜,像是橫定動力裝置的上橋板的修飾就需要20到22小時。是品牌旗下需要花最多時間進行機芯修飾的錶款。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為了呈現弧型倒角最完美的姿態,在最後還必須經過打磨拋光的工序,才能讓光影充分地作用在每個經過弧型倒角修飾過的零件上,反射出漂亮的弧度和質感。在ROMAIN GAUTHIER,打磨拋光工序大概分成2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用黃楊木搭配4種不同號數的砂紙,以由粗到細的順序進行打磨,打磨完成之後再以龍膽木沾上鑽石膏進行第二階段的拋光,都是只能完全倚賴人工才能進行的精密作業。其中在打磨階段還可以針對未臻完美的部分進行小幅度的修整,使弧形倒角更加圓潤平整,並且製作出光滑的表面,這也是一般倒角製作的最後完成階段。不過為了讓所製作的弧形倒角更臻於完美,ROMAIN GAUTHIER特別在完成打磨工序後額外加上拋光的工序,製作出如同鏡面般的完美表面。

 

「我們曾經嘗試過利用各種不同的植物來測試拋光的效果,最後是選用龍膽木來作為拋光的工具。我們會在每年秋天到工廠附近樹林裡採集龍膽木,只擷取柔軟度適中的根莖部位,經過風乾之後就能夠作為拋光的工具了。實際使用的時候需要將龍膽木的尖端沾上1微米的鑽石膏,在需拋光的部位反覆擦拭,就能夠製作出高亮度的鏡面。」Sylvie進一步解釋這個品牌特有的拋光程序。對於Sylvie而言,機芯修飾工藝就像是打造藝術品,所謂的完美永遠都只存在更高的境界裡。不過面對那些在市面上幾乎佔了絕對多數,沒有經過工藝修飾的鐘錶產品,Sylvie的態度倒是相當開放,他說工藝的認定是一種非常主觀的價值,沒有客觀的標準,每個人都能夠以自己的偏好挑選產品。而對他來說,鐘錶因為經過人工修飾而產生更深刻的工藝內涵,是非常值得與更多消費者分享的。

 

透過這次的體驗課程,讓我們對機芯修飾這項工藝以及價值有了初步的認識,對每天都必須長時間專注地在如此細微的零件上進行反覆作業的Sylvie感到由衷欽佩。Sylvie表示儘管這15年來都在從事機芯修飾的工作,不過由於ROMAIN GAUTHIER在機芯修飾工藝設下了相當高的標準,即使像他這麼熟練的工匠也仍然會感到充滿挑戰性,「每天都可能會出現各種難題需要花心思解決,所以根本沒有時間感到無聊。」這也讓我們感受到Sylvie對於機芯修飾工藝的熱情。

利用風乾的龍膽木沾上鑽石膏進行拋光是ROMAIN GAUTHIER特有的修飾工序,可以為機芯零件帶來漂亮的鏡面效果。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