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生活 Part.2 台北人之“慢·生活”的問答題

2018/07/27

胡世山
好吃勤做貪玩的攝影師,熱愛上個世紀的設計。
台北居住年資:一輩子(48y)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如果能明確地感受到發生在周圍的各種滋味,那應該就符合慢生活;我猜快生活的人連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都不會想知道。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不接電話,我是說任何電話,只用簡訊溝通。
騎自行車。自行車的行進速度,掠過的風景和身體踩踏流出的汗水,很容易幫助我保持專注在必要的事情上。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早場的電影院(通常是民生和松菸誠品)。看完以後還有一個下午可以做事情。
或是,台北近郊的各個步道。通常都很安靜,登高回望很容易看到另一個自己。

 


周筵川
「Boven雜誌圖書館」主理人之一。重度雜誌迷,曾任職於Tower Records、雜誌瘋、廣州方索書店等,現為台灣首座專屬文創與專業設計之雜誌主題圖書館Boven的館長,亦為台北許多知名藝文空間與咖啡廳的進口雜誌供應商。
台北居住年資:15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能照著自己生活的節奏,就是最舒服的慢生活」
不管工作或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節奏,雖然還是經常會無意識的被其他人的工作節奏推著走,工作一旦被加速了,生活節奏就會被迫調整,變成快工作、快吃飯、快睡覺,勞碌的人的身心也會因此快速的變老。所以必需時時察覺調整,才能過著舒服的慢生活。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不管再忙一定會帶著狗狗去公園散步,如果因為下雨不能去散步,就會待在家把家裡打掃乾淨,因為這兩件事都讓心情放鬆、頭腦放空,還有安靜獨處的時間,也是我讓生活慢下來最好的方式。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1)富錦街:漫步在舒服的林蔭大道,時間也會感覺變慢了。
(2)國賓長春戲院:看電影能讓人短暫抽離現實生活煩人的一切,好的故事還能有一些人生啟發。
(3)Double Check:一個如同在家裡客廳般自在,能放鬆聽音樂、品酒和忘記時間的空間。

 


張鐵志
活躍於兩岸三地的文化與社會觀察家,現為新型態的政論節目《政問 – Talk to Taiwan》主持人、《數位時代》顧問、《報導者》共同創辦人、端傳媒顧問、學學文創顧問、《新新聞周刊》副總編輯等。曾任香港《號外》雜誌總編輯、《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總主筆,也是知名音樂文化評論人,尤其關注音樂與社會的關係,著有《燒的年代:獨立文化、青年世代與公共精神》、《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等書。
台北居住年資:45年(台北出生長大,中間去紐約念博士五年、香港工作兩年半)。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在生活中閱讀、思考與散步。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抽煙。真的。我不是煙槍,但在忙碌的工作中,離開電腦去抽根煙,真的就是讓自己短暫放鬆,讓頭腦可以做思考。更好的慢下來的方式是散步,其實很少做,但每次有機會不為什麼而散步,就覺得很放鬆。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很久以前是溫州街和溫州街上的路上撿到一隻貓。
現在是民生社區家中面對公園綠樹的窗邊座位。
還有就是睡前一小時的床上,刻意留這段時間靜靜地看書,然後可以慢慢地入睡。

 


陳啟樂
「Delicate antique」和「香色」的主理人。本為音樂人,因喜愛收藏老東西與空間設計,以及本身出眾的品味,先後成立的古董店「Delicate antique」和餐廳「香色」都成為深受國際媒體與品味人士喜愛的空間。
台北居住年資:31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慢生活 就是以自己的生活步調活著。每天不管工作再忙、行程再緊迫,還是要抽出時間跟自己相處 。用自己舒服的速率,做讓自己舒服放鬆的事。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我會去咖啡廳找個角落的位置閱讀雜誌書籍或單純放空看著咖啡廳裡的客人們。藉由這樣的方式 來轉換心情 也讓每天高速運轉的腦袋 有時間可以從書籍吸收新的靈感。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位於台灣大學附近的雪可屋咖啡館。這是一間開了三十年的老店,我已經天天來這裡報到長達10年了!這裡就像是我的辦公室一樣,座位的擺設與燈光,讓每一桌都像是一個獨立的世界。我想未來的十年,我還是會天天待在這裡。

 


黃湘文
#PCPcollection 藝術經理人。在藝術圈打滾,喜歡旅行,更喜歡在問問題中尋找解答,認為每件事都因對應面而有其獨特的樣貌。從哪裡來,又該往哪裡去是對人生最根本的疑問。而,現在你跟我又在哪了呢?
台北居住年資:11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藉由做一件事來找回自我生活的重心。 由於社交媒體,自我與他人距離越見模糊,如何在自己、工作、他人、自我追尋的價值中找到平衡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往往為了回應眼前的現實生活,被時間與壓力追著跑,如何 找到一段時間以及一個角落,不管做什麼事,去找回與自己相處的平靜感,並且檢視任何需要與不需要的人事物,就像清電腦的磁碟,重新設定生活。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瑜珈以及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書寫。 瑜珈可以讓身體從無意識的緊繃中暫緩,讓自己可以在一個小時的課程中,完整的只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態。書寫可以與自己對話或者規劃未來想做的事,調整生活的腳步也可享受 一個人的快樂。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大安捷運站巷子內咖啡店「這間咖啡」的咖啡與所有飲品好喝外,餐點與甜點也是水準之上,店內的音樂非常好聽,老闆給人舒服的感覺,親切又不會太過頭,又不會因為要營造某種感覺而刻意,就是歡迎你去他家,而你真的可以把他當家的一個空間。 那種感覺像在家,又有別於家的距離感,正適合在市區裡,快速在一個小空檔間獨處充電。

 


陳柏任
喜愛下廚的電影美術。擔任許多廣告、電影的美術與場景設計,參與的電影作品有《陽陽》、《一頁台北》、《艋舺》、《痞子英雄》、《行動代號孫中山》、《百日告別》等。
台北居住年資:38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一天只做一件自己喜歡感興趣的事。那件事在一日中有沒有做完不重要,而是享受那個過程,真的喜愛這件事,總有一天可以做完它的。別把工作那種充實的責任感帶進生活中;工作都要裝聰明了,那就在生活裡把自己變成笨蛋吧,哈哈!比較慣性的慢生活是起床後煮杯咖啡簡單進食,飽足飯後之餘喝杯酒精類的飲品再開始想想今天來做些什麼呢。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拿著望遠鏡走出工作室外,用望遠鏡看著工作室對面公園正在慢跑的美少女;其實是做白日夢。“想像”是一個讓自己慢下來的方式,各種的想像都很有趣,當然打掃、胡亂烹飪強迫助理進食都是一種慢下來的方式。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最後還是會逃離人群選擇大自然吧!當你赤著腳踩著大地,身體躺在草坡上或是赤裸裸地在傾盆大雨下,那時候時間這個詞已經消失了。或者是我工作室內後方的小酒吧!似乎年紀大了去外面走走還是覺得自己作的地方比較合自己口味;真要說一間店,應該是廣州街的周記肉粥,我孩兒時爸爸常帶我坐著公車去吃,我不太確定時間與速度平衡的關係,我只能說那段記憶是暫留在那,而時間和速度是靜止的。我很常去吃,我老爸身體還很健康,絕無感傷。

 


郭佩瑜
一位綜合品牌概念店的時尚公關,喜歡服裝、喜歡設計,喜歡生活裡的種種美麗。現任台北知名複合式精品選物店onefifteen初衣食午品牌公關。
台北居住年資:前後約17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慢生活對我來說,是每天每天,好好的活在當下。

總是會不經意的執著於過去,或是寄望在未來,而忘了現在這個當下;提醒自己在一呼一吸間,能好好的吃、好好的睡、好好的去愛命中的每一天。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因應心情、因應溫度,點上適合的香氛蠟燭。
透過天然精油的香氣傳遞,舒緩緊繃的情緒,讓大腦在一層又一層的香味引領之下,回歸平靜。而不同的香氛蠟燭,會創造不同的情境氛圍,能讓人短暫的抽離現實,彷彿踏上一段令人心之嚮往的旅程一般。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週六早晨的瑜伽教室,或是內湖花市。

 


Marko
古董選物店Homework Studio、攝影棚「斜室」、「靜室」主理人,本業為室內設計師。參與萬鏡寫真館、Delicate Antique等台北知名空間的規劃與設計。
台北居住年資:前後約18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快與慢都是心裡的感受,相對比較而來。擁有自己生活的節奏、不被城市的滾輪推著跑,那就是我自己的慢生活。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去年是寫毛筆字,今年則是籃球運動。重點是能將注意力集中在快樂的事情上。運動真的是一個紓解壓力的好管道。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去家裡附近的無名黑鐵咖啡買一杯熱拿鐵,順道到旁邊的植物園走走,然後去工作室;晚上到秋山咖啡食堂吃個晚餐、跟老闆聊幾句,都可以找回自己的平衡。我也很喜歡夜裡的台北,整個街道跟城市都很空曠;夜間海邊的小旅行也是我的最愛。我的生活作息是:中午12點起床,8點工作結束,因此可以完全避開忙碌的城市,過自己的慢生活。

 


楊坤銘
雜誌編輯,除了寫稿採訪外,有時候還得拍拍照,設計設計版面,是很苦命的編輯從業人員哪。
台北居住年資:前後約14年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Q1:你覺得「慢生活」的定義是:
就是什麼都慢。動作慢、吃飯慢、走路慢、牽女孩的手也要慢慢地輕輕地執起來。但,其實都是心理影響身體,你心慢,就什麼都慢了。

Q2:忙碌的時候讓生活慢下來的方式:
挖鼻孔,聽音樂,看書還有睡覺。

Q3:平時取得速度平衡的秘密基地:
我不出門的。平時沒工作都在家,而且我從來都不是個講求快速的人,因此沒有平衡可言。有時候,我都好想快快快快啊。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