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負能量與世界達成和解 插畫家 洪添賢Croter

2018/07/30

這天Croter難得從高雄上台北來佈展,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先安排個採訪才能放他回高雄。說的好聽一點是採訪,實際上是幾個中年男人在聊天打屁兼互吐苦水。他說「藝術阿創作什麼的聽起來好像很崇高,其實還不是為了餬口飯吃」Croter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在講笑話,但是我知道,他其實比任何人還要認真地過生活。

Croter Hung 洪添賢,雲科大視傳系、台藝大應媒所畢業。2003年開始獨立接案成為自由設計師與插畫工作者。 現與家人居住在高雄。Croter 的設計作品中常巧妙結合自己的插畫,並且能夠在幾種插畫風格中游刃有餘。而無論是他的設計或插畫作品,常常傳達了對時事和環境的關懷。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我是因為作品的緣故才與洪添賢Croter相識的。

 

去年ORIS為了舉辦活動推出一款紀念啤酒,上頭的酒標設計用巧妙的構圖和略帶詼諧的筆觸,就把品牌旗下的飛行、賽車、潛水與爵士4大主要系列給全部交代完畢,實在是一幅相當有意思的作品。因為實在是太喜歡這樣的風格了,於是便在向品牌取得設計者的聯繫方式後,很無恥地擅自透過臉書直接向Croter提出交往(╳)交友(○)的請求,而他也非常爽快地就回覆了我的請求。就如同他那帶點詼諧可愛的畫風,本人也是個相當有趣的傢伙,不過更認識他一點之後,才逐漸從有趣的表象後面看到他認真的一面。

 

Croter是目前相當活躍的插畫家兼平面設計師,求學時唸的是廣告設計、視覺傳達和媒體,出來工作後一度嘗試想以攝影維生,最後還是選擇了平面設計和插畫作為職業。Croter說,一方面是自己從小就喜歡畫畫,另一方面則因為插畫是個可以由自己完全掌控的工作,「因為街拍要等,棚拍要支援,要形成一個畫面如果都需要依靠外力的話,就很難做出百分之百滿意的作品,所以乾脆自己慢慢畫。因為習慣自己把所有工作做好,所以我向來都是一個人工作。即使要跟別人合作,我也習慣把工作區分切割清楚。」這麼孤獨的工作習慣,和他的作品所帶給大家的歡樂印象似乎很不一樣呢。

 

我最初是透過ORIS的酒標認識了Croter,後來陸續看了他與其他單位合作的作品,對於他的插畫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畫面裡總是熱熱鬧鬧地填滿了各種歡樂的元素,簡直像是置身在主題樂園裡的歡樂嘉年華會。Croter解釋自己的作品大概可以分成兩種風格,一種是專門替客戶量身打造的商業作品,另一種風格則是個人的創作,而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其實是他的商業作品。Croter說為了滿足客人的各種需求,所以採用這種「畫好畫滿」的構圖,除了可以收納客戶想要置入的所有元素,整體畫面也非常充實。而因為這樣的風格非常受歡迎,所以Croter便將這個畫風作為自己商業作品的特有風格。他說商業作品需求的是親和力和裝飾性,畫面裡頭最好不要帶有任何想法,才不會刺傷人,「簡單地說,就是要『無害』。」Croter特別強調。至於Croter的真實性格,其實都藏在個人創作的作品裡。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Croter從包包裡拿出「貓坦克」的明信片,裡頭畫著一輛有著詭異貓頭砲塔的坦克車,細膩的筆觸,以及濃厚寫實的色調,相較於他那些輕鬆活潑,幾乎不會在你心裡留下痕跡的商業插畫,這幅貓坦克的存在感異常鮮明。Croter表示因為偏好寫實的畫風,透過壓克力顏料質感的厚塗技法,還有各種細節的描繪,就能夠將物體的現實質感好好地表現出來。不過這也正是最有趣的地方,用這麼細膩寫實的筆觸,所描繪的是結合動物或是怪異生物的人或物體,就算是外表再怎麼可愛,還是讓人很難忽略隱藏在裡頭的那些令人些許不快的晦澀陰黯,Croter說這類創作所表達的其實就是自己負面情緒的型態。

 

「我其實有個習慣,會把心裡的負面情緒轉成畫面」Croter說,這其實是一種情緒的發洩。他從自己的臉書翻出一張今年初的創作,畫面裡的男子一臉陰沉地在夾有複寫紙的一大疊白紙上振筆疾書,背後則飄著更多白紙,他說這其實是自己邁入40歲的心情寫照,就和複寫紙墊錯層無法複寫出任何東西一樣,無論再怎麼努力也是枉然。「真的是很難混阿!」Croter苦笑地說,同為40歲代的攝影師和我立刻表示同感,原來時間果然一視同仁地壓迫著每一個人。「當我的心裡有困惑或是煩惱的時候,我就會試著將這些轉換成畫面。」攤開這個系列作品集中所描繪的林林總總詭異情境,儘管有些畫面看起來有點可愛,其實都是在面對現實的人生時打從心底冒出的各種焦慮,也難怪會被朋友封為「負面情緒大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提到焦慮,Croter說目前最大的焦慮其實還是來自現實生活的壓力,因為依靠接案維生不比每個月領固定薪金的上班族,得時時注意不能讓手邊的案子中斷,才不會一不小心就讓一家三口的生活陷入困境。不過由於他已經在插畫領域經營了十多年,累積了一定的作品和知名度,成功接到案子的機會比過去要高很多,「但是這麼一來,我就變成那個曾經自己最痛很的『擋在前面的人』了」。因為自己接案的成功機率提高也意味著排擠到其他年輕創作者,Croter坦言,確實可以感受到新世代年輕創作者的焦慮感又更深了,不過他認為這個焦慮感的源頭其實是來自資訊的便利。他說因為社群媒體讓所有人的距離變近,使新一代的創作者們不太能夠明確掌握自己在這個領域裡的定位,以及自己與前輩們之間的距離,這麼一來在接案的時候很容易變得眼高手低,加上資源的取得太便利,也容易忽略了紮基本功的必要性。「要靠插畫討生活確實不容易,像是我們這一輩還在畫畫的人愈來愈少,有更多人已經在中途轉行,只光靠一點熱情還真的很難繼續支撐下去。」而除了熱情外,讓他能夠穩定地以自由接案形式維生的,其實還有他相當自律的生活方式。

 

「其實我是個早睡早起的人,幾乎是從來不熬夜的。」Croter說過去為了配合客戶而經常需要在深夜改圖,後來發現早睡早起在清晨工作的效率遠比熬夜工作要來得更好,於是就逐漸養成早睡早起的生活習慣,尤其是在小孩出生之後這樣的時間規劃模式讓他能夠在工作之餘,也不會錯過跟小孩一起寫功課、玩耍、吃飯和睡覺的時間。而除了時間規劃外,另一個則是運動的習慣。「我的臉書上關於跑步的照片都被我標註上『百憂解』,因為那確實是我排解負面情緒的方式。經常是原本帶著滿滿的負面情緒起跑,然後邊跑邊丟,等到跑完的時候,也就變得比較可以回來面對了。還曾經有幾次跑著跑著就突然斷片的經驗,儘管只有短暫的幾秒,回過神來就覺得自己像是被重新開機一樣,非常舒爽!」

 

Croter說如果生活不能自律,無法按部就班地工作準時交件,一個不小心客戶就流失了,有了規律生活的基礎,才能妥善規劃自己的工作排程,確保一家三口生活無虞。「越自由的人就越需要自律,不然很容易就會出岔!」儘管這天在與Croter聊天的內容裡幾乎感受不到作為藝術創作者浪漫的一面,卻有著紮實而鮮明的生活感,也像極了他那些有著厚重色調的創作,認真而嘲諷地和這個世界的各種莫名其妙達成了和解。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Oris 活動紀念啤酒酒標插畫設計
畫了4種活動分別代表ORIS的品牌精神與表款系列→飛行、賽車、潛水與紳士系列。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金曲29】最佳國語男歌手 Best Male Mandarin Singer入圍動畫
影片網址:https\://vimeo.com/276567094
新世代歌手:熊仔《凶宅》「看我從玩音樂小男孩 變成天菜 」
眾聲宣言:自己的標籤自己貼
視覺影像統籌:JL DESIGN
最佳國語男歌手入圍影片插畫設計:洪添賢 CROTER(Croter Illustration & Design Studio)
動畫製作:hansworks http\://hansworks.tv
插畫設定概念: 沙漠中巨大的人像,像徵刻板印象與標籤,一格一格的空間裡飄著巨大的文件,新一代的我們冒險其中,衝過沖破那些既定印象,顛覆舊想法。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你有聽到我心裡的murmur
可能是風聲雨聲
也可能是毫無意義的聲響
或許可能是我無意說出的絮語
當你凝結成一個姿勢時候
靜靜落下意識發出聲響的就是idea
就能聽到隱喻的發出訊號
我對於溝通這件事情,一直抱著極大的期待與懷疑。
期待的是那種對於訊號的傳遞成功後的欣喜。
懷疑的是我連自己都不太認識怎又能把我的想法傳遞給別人呢?
所以我虛擬了喇叭鴨與耳朵蟲這兩個奇怪的生物,放進我的畫裡,穿梭在那些急於訴說與傾聽的少女們之間(我們都有過如少女般單純相信的時刻)。
而這兩個在食物鏈上的前後位置的物種,剛剛好可以說出我對於傳遞溝通的想法。那就是注定斷裂不全的,我們始終無法把心裡的話,確切的與人訴說,總是逃逸與追逐的。
我們只能稍稍透過這樣的訊息發出後從對方傳來的震動反射,像聲納一樣,在心裡捕捉描繪自己的形象。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2018臺北詩歌節《詩的異托邦》 
一輛非常安全且乾淨的列車,正在霧霾中穿越人群前進。
 
這概念呼應著烏托邦與異托邦的依存關係,企圖傳達傅柯(Michel Foucault)所言,異托邦反向呈現主觀認定的世界,挑戰了所有概括認定的窠臼。沒有了它,人類不僅失去寶貴的對照空間,也失去了與主流空間對話的基石。對詩歌節來說的異托邦,是延伸想像,詩所帶來的想像空間,詩歌節造成的特殊氛圍,也看成和現實有所映照的某種空間。
 
2018年臺北詩歌節,將帶領大家搭上藉由想像力映照現實的列車,前往高密度的詩意城邦。列車即將進站,下一站:詩的異托邦。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新光三越 端午節 禮品專刊插畫
端午節就是要吃粽子阿!不然要幹嘛!』希望透過插畫的方式,把粽子的準備與烹煮方式可以讓大家了解這個端午美食的製造過程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臺南阿霞飯店
特地把天公廟前、結婚迎娶等等景象畫,表現阿霞飯店在台南市民心中是喜慶宴會的首選。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受高雄兒童美術館邀請創作的『高雄物產圖
用類似地圖的方式去呈現高雄的農產特色與山海交錯的風貌,希望透過插畫形式,讓小朋友可以了解每個區域的特產也可以順道了解高雄的城市鄉鎮樣貌。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2017臺北文學季 主視覺插畫。
把文學季的生命、奇幻、書評、推理融和在畫面中,並且把台北的文學地景,紀州庵、齊東詩舍也放進畫面。用一個虛擬的文學女神透過書寫穿透整個城市。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2017 高雄電影節 Kaohsiung Film Festival 慾望之味 主視覺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2017 高雄電影節 Kaohsiung Film Festival 慾望之味 主視覺
以經典電影黑店狂想曲為出發點,用豬畫成人來表現各種慾望的現場,並且把臺灣的攤車街景融進畫面。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台北街頭的縮影
從轟隆作響工地機械、人聲雜沓的夜市攤販、水洩不通的車流、五花八門的招牌、忙碌辦公室裡的上班族到獨享泳池景觀的豪宅富豪,是我對於台北這座城市的想像。
一座看似未來但卻揉合過去與現在的城市樣貌。藉由大加蚋這個台北的舊地名,給這個幻想的城市命名。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Oris ╳ Croter
『皮諾丘』
小木偶皮諾丘,最大心願就是變成一個
〝real boy〞,當他經過冒險在鯨魚肚
子裡拯救了製作他的木工爺爺,深受感
動的藍仙女就幫皮諾丘注入生命變成真
的小男孩。在那之後,皮諾丘決定與爺
爺一起打造一架飛機,到處去冒險飛
行,當然也少不了一隻優良的飛行錶與
自動盤來作為驅動核心。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ORIS ╳ Croter
格列佛遊記
格列佛這次來到一個對機械很有興趣的小人國,小小人虜獲格列佛的潛水錶,現下拆解。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IWC ╳ Croter
以生物機械化的小獵犬號(HMS HMS Beagle)與 厄瓜多加勒帕戈斯哥群島特有加勒帕戈斯象龜的巨大機械為圖像主軸。分別來表現達爾文的航海冒險與加勒帕戈斯哥群島進化論啟發。也以機械與生物結合的視覺衝突來表現超現實的未來感。甚至有點超越目前的物種進化結果的概念。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IWC ╳ Croter
以生物機械化的小獵犬號(HMS HMS Beagle)與 厄瓜多加勒帕戈斯哥群島特有加勒帕戈斯象龜的巨大機械為圖像主軸。分別來表現達爾文的航海冒險與加勒帕戈斯哥群島進化論啟發。也以機械與生物結合的視覺衝突來表現超現實的未來感。甚至有點超越目前的物種進化結果的概念。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硬化
如果可以解決那個
逐漸硬化的東西
就能更靠近永恆了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小宇宙小劇場(星星坍陷)
你總以為自己的宇宙與他的相鄰
甚至以為是同一個
結果其實不然
你的座標只是一個距離他遙遠的星系
你獨自膨脹爆炸坍塌毀滅重生
以為他能觀測到異相或感受到震波咖瑪射線
沒想到在他那邊看來不過是夜空偶然閃閃的星光
噢~大概頂多是顆無關緊要的流星
發現了嗎?
都是你以為而已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偶爾這樣覺得
自己的奇怪的執著(或努力)
像是放錯頁的複寫紙
不管我如何用力謄寫
卻怎樣都透印在錯誤那頁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失敗的編年史
把無意些毫傷害縫進暗袋
細微的暴力壓成鈕扣
披上遮掩的外衣
千萬不要輕意對人袒露那些
因為那些尚未超渡的失敗亡魂
造成層層疊疊的深淺刮痕
早就消磨損壞殆盡成為透明的一道鼻息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島嶼
成為一座島嶼有時候是絕望的
像是潮濕的紙箱吸滿了哀傷的冰冷潮水
像是沒有領航員的船隻(只是紙摺成的船吶!)
像是無法定錨經常易主的海上船塢
像是海盜環伺的貨輪
但我仍愛著 深愛著
即便我懷中抱卵置換成沉默的石塊
那仍是我未出世的孩子
至少他們安靜的陪伴守護
避免波浪滔洗
而那些偷走一切的賊子們
我用餘生詛咒他們
願他們的良知都被灌製成消波塊
成為他們心中無法卸下的大石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CATANK 迷你繪本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CATANK 迷你繪本
這本小小繪本想要送給我的小孩,也送給自己(一種錦囊的概念),
雖然小孩跟她媽媽每次聽我講故事的時候,偶爾會露出懷疑的表情;
因為這樣,只好拜託我家的貓變身成坦克(畢竟食量很大這點跟我很像),
幫我講講這些可能嚴肅甚至有點無聊的滔滔絮語。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幻城
有時候我們誤解城市的意義,它拆除文化歷史
甚至對於國家位置都模糊了,它成為獨裁附庸
榨乾月光的官員財團都乘著噴射機走了
剩下緩步的大象背負著城市
與被債務燻黑的你我
在黑暗微光中分不出彼此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內在的時間
秒針的界線無情潰縮
在九點與十點之間
留下大量空白
永恆與末日的荒謬故事
都不如哄騙孩子入睡的兒歌
哼哼唱唱的
把那些前後擺盪的飛白
收納進逆跳的日夜裡
成為內在的時間
然後乖乖長大
Static photo
Colour: Vogue Red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