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Says VOL.9 人類的結局 想瞭解更多便去讀《源場》

2018/09/20

這一切由重讀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開始(據稱麻原彰晃擁有異能),然後翌晚在電台節目上再聽到主持人提及張寶勝(大陸特異功能者),好像有什麼暗示似的,叫我繼續探索下去,於是到網上搜尋有關特異功能的資料來看,結果就輾轉看到David Wilcock的演講。

 

在2011年的一次演講上,他用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去總結其著作《源場調查》(Source Field Investigation)的內容,大家可以自己買書來讀或到youtube觀看他的演講。我無意抄襲或翻譯,以下只是我重看時所寫下的筆記;亦可以說是一個引子,希望可以吸引大家去留意一下他們這班所謂神秘學學者所關注的題目。

 

一開始他就首先解釋什麼是源場。源場就是一切的來源,空間、時間、能量、物質和所有生命這一切一切都是由這而來。而這個源頭,這個地方,他稱之為宇宙意識,亦即是一念。這一念就是能量,就是電磁波。而他認為這一念是善的,這些電磁波是有意識的,充滿仁愛的,而這就是宇宙的法則。宇宙一切皆由一念而生(這也是老子所說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而世間萬事萬物都只是一念的一小部份,很小很小的一部份,所以我們未能一窺全貌,不知道整幅併圖是啥樣子。先天已經不足,再加上過去幾千年來一直被愚弄,致使我們一直都被蒙在鼓裡,就像被催眠了一樣。我們以為清醒,以為看見的是真相;但其實一切都只是虛妄。我們一直被大量的資訊所蒙敝,受電視、電影、流行音樂和廣告所洗腦,價值觀不斷被操控指揮。政府說吸菸有害,我們就戒菸。世衛說愛滋病多由性接觸傳播,我們就連愛都不敢造。我們一切所思所想其實都一直被操控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不是由自己決定,是由社會決定,是由當權者決定。有些人擁有異能,社會叫我們懷疑,叫他們做騙子,叫那些他心通叫那些預知能力叫那些分身術做特異功能;但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那些所謂異能是正常,我們不懂才是不正常?

 

過去很多催眠學家曾經遇到不少案例和做過不少實驗,證明某些人在催眠狀態下能夠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能夠回溯前生,能夠靈魂出竅,能夠開天眼,能夠透視;而當然施術者還能夠完全控制被催眠者的意識。這引出兩個有趣的問題。第一,我們的思想是否被操控?我們是否一直都被催眠?而我們的所知所見所感所想其實都只是我們意識被蒙敝被愚弄下而以為的真相而已?第二,我們大部份人是否都擁有所謂異能的潛能,只因為某種禁制而被封印起來?我們的靈魂是否才是真正的生命?才是真正的能量?肉身真的只是一副臭皮囊?怎樣才可以看破?怎樣才可以透視?我們清楚知道我們的身體有不少極限,不能聽到極高頻和極低頻的聲音,不能看到紅外線、紫外光;但這並不代表那些聲音或那些光線不存在。假如這一切所謂超自然所謂靈異其實都真實存在,只是我們一般人沒有能力洞悉觀察而已,這有可能嗎?

 

這時讓我想起電影《Matrix》。電影不就是一直說著這樣的故事嗎?我們只是一直被蒙在鼓裡,一直不知道真相,一直以為我們所看到的就是真實;但其實我們一直都只在夢中,一直都活在電腦的虛擬世界裡。要如何看穿虛妄?奇洛李維斯吞丸仔。吞丸仔後,他變成超人,變成可以躲子彈,可以飛,可以無所不能。我們呢?不少宗教流傳他們的先知都擁有神能。他們真的是神,還是擁有異能的凡人?是看破紅塵後升級的凡夫俗子?凡人可以擁有異能嗎?凡人可以看破虛妄嗎?道家強調修行可以成仙。修行就是要打開異能的封印,要重拾我們本應擁有的能力嗎?而David Wilcock和很多New Age的學者就指出,打開異能的鑰匙是我們腦內的松果體(pineal gland)。

 

宇宙萬物都由一念而生。一切都是念。而我們知道我們的思想,亦即是腦電波,都可以說是一種能量,一種訊號,都是念。整個宇宙就是充斥著這種腦電波這種能量這種念,就好像我們現在身邊充斥著不同的電波訊號,有衛星訊號有電視訊號有電台訊號有wifi一樣。只要調校好頻道,我們就能接收不同的訊號。而松果體就是我們人體內的路由器或天線,只要調校好這個路由器或天線,我們就能接收宇宙的訊息,能夠他心通,能夠靈魂出竅,能知過去未來。

 

而同時有報告指出,世界上很多重大發明,幾乎都是在同一時間發生,同一時間有不同人在不同地點都想到同一個新構思發現一樣新事物。唯一解釋就是巧合,但真的有這麼多巧合嗎?在過去一百多年的歷史裡,他們仔細翻查紀錄,結果找出多不勝數的巧合例子。於是他們相信,就正如之前所說,宇宙間充斥著腦電波充斥著念,而這些訊息就好像互聯網上的訊息一樣,你連線了,就可以接收得到,而同時你個人電腦上的資料也完完全全自動地開放到網上任其他人瀏覽。換言之在你得到靈感之同時,你也在同時間啟發別人。以前不明白幹嗎會有潮流,但這個訊息宇宙就解釋了為什麼有時創作好像有潮流趨勢的出現。

 

如果是這樣的話,更重要的發現就不是什麼潮流趨勢,而是一念的力量,是我們的思想其實可以互相影響,是真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我們的意識可以影響物質世界,我們的轉念祝願可以帶來實際的轉變。可惜與此同時,歹念邪念亦一樣可以傳染給別人。回想起日本1995年的沙林毒氣事件,之後的調查報告指出,信徒義無反顧地對麻原彰晃死心塌地。麻原叫他們做什麼,他們都會言聽計從。更教人心寒的是即使事發至今超過二十年,但今天奧姆真理教其實仍存在,仍然有大批信徒,甚至有訪問指出現在的教徒若果聽到教主要他們再放毒氣的命令,他們也會再次執行。為什麼會如此盲從?首先信徒真的相信麻原彰晃是先知是神的使者,因為麻原曾經在他們面前顯示過神能。

 

在這裡我想岔開一下,讀過某段網上文章,作者形容自己也是異能者,曾去過西藏,目睹過高僧在信徒面前化作七色彩雲,然後憑空消失,名副其實羽化飛升,只剩袈裟在地。而他的結語是,難怪藏民會對宗教如此熱衷(另有文章提出,這些異能者都是外星人。幹嗎去西藏?因為偏僻,沒有人查身份證明文件,不需要去銀行開戶口也可以定居下來生活得到)。

 

同理,奧姆真理教的教徒會變成狂熱份子;一來他們聲稱見證過類似神跡的異能。二來他們本來就對現實失望,對社會感到不滿,對前途感到失落,並且覺得自己跟其他人格格不入,自自然然就會想逃避現實,而教會就是他們的避難所。第三個原因是之前說的集體意識的影響。奧姆真理教的教徒就更離群索居,偏處一隅,教徒過著封閉隔離的生活,各人對彼此之間的影響就更深。結果就發生了二十多年前的慘劇。

 

現在回到之前的集體意識和思想交流。一念天堂之餘,你的一言一行一思一想真的可以改變世界。不光是教化或樹立榜樣,甚至不光是影響你眼前的人,而是真的可以影響全世界。效果當然微弱,可集腋就成裘,聚沙就成塔。那麼如何令效果更顯著?如何令你的腦電波更強?如何開啟異能?如何可以接收宇宙間更多訊息?回到之前的結論,那就是開發你腦內的松果體。所有古代文明和傳統宗教都有松果體的暗示,都有松果體的符號。我在電腦上看著David Wilcock的演講,看著他如何解讀世界上不同古老文明的象徵和符號,腦海不期然就把他跟《達文西密碼》裡Tom Hanks的影像重疊起來。可能作者Dan Brown在設計書中主角Robert Langdon時就是以David Wilcock作為原型也說不定。

 

在演講裡,David Wilcock指出松果體就像松果,呈尖筒形,他用了很多例子和圖片去指出不同宗教和不同文明都有這個松果體的象徵符號。換言之,松果體就代表神能,代表通向更高層次的門檻。松果體位於腦部中央,對應眉心位置,同時亦被譽為第三隻眼。光明會的會徽,在金字塔頂部之上就有這隻第三眼。我們的二郎神有三眼。不少印度教徒會在眉心點紅,也是跟這個松果體有關吧。而蛇的頭部也似松果,結果蛇也被描寫成作為通向神明的橋樑。可我們都知道,同時蛇也被形容為邪惡的化身,被賦與誘惑的象徵意義。蛇就是邪惡,因為牠試圖誘惑凡人去吃禁果,誘惑凡人去挑戰神的地位,誘惑凡人去染指神的力量和境界。而今天這班所謂神秘學的學者相信,這一切都是偽神明(你也可以稱之為魔鬼或敵基督或邪惡的外星人)的陰謀。

 

學者相信早在遠古時代這班壞心腸的外星人已來到地球並開創了不同的文明。外星人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和權力,便禁止地球人知道真相,禁止地球人獲得宇宙的奧秘,禁止地球人去開啟腦內的松果體。而這批外星人在地球上已存活了幾千年甚至幾萬年,後跟地球人結合,所生的子女經過幾千年的演變,樣子已跟我們一般地球人無異。他們的後代仍一直遵從祖訓,就是一直要禁止一般地球人覺醒,要一直高高在上,要一直主宰地球。而這班外星人的後裔後來就成立了不同的組織來聯繫彼此和團結力量,這些組織就是什麼耶穌會、共濟會、光明會。他們最終目的是要成立世界一政府,再一次統攝大地,要徹底阻止地球人的覺醒和進化 ﹣﹣除了大量的假資訊和誤導,除了大量的娛樂令我們不停工作、消費和不假思索外,所有垃圾食物和加工食物(所有白糖、白麵粉、油炸食物和所有經大規模飼養而來的肉類)都是為了令我們的松果體退化,再繼而抑制我們的覺醒能力。在這裡我想再補充,有外國研究和我國修道之人指出,睡眠、親密的性愛和入定放空都有助我們開發松果體,但現代社會價值就是不容許亦不鼓吹我們嗜睡、嘿咻嘿咻和發呆。

 

不過同時亦有一部份人相信,冥冥中自有主宰。他們相信經過約25000年,地球的主軸傾斜變化就會完成一整個圓形的周期,到時會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同時我們也進入水瓶座年代(有不同的計算方法,甚至有學者指出是2012年,總之就是這幾十年之內,但願如此),水瓶座年代被描述為啟蒙和覺醒的年代,這時候我們會知道更多的真相,靈魂會覺醒,意識會得到提升,全地球的人類將會進化到更高的維度,成為更有智慧的生命體。

 

那麼我們究竟會成為魔鬼的奴隸;還是變得更有智慧,成為神明似的存在?David Wilcock的答案是樂觀的,他相信魔鬼會輸掉這場幾經歷了幾千年的角力,相信宇宙對我們一早已有美妙的安排。你相信事情就是這樣嗎?相信未來就是會這樣發展嗎?相信人類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嗎?我當然沒有答案,但我已作好準備。準備做大懶蟲,準備嘿咻嘿咻,準備發呆,準備窮光蛋,那麼就沒錢買麵包和吃大規模飼養而來的肉。天天吃粗茶淡飯啃腐乳,這樣縱未能成仙成佛,至少也應該不會愈來愈蠢吧。

 

 

Simon Shia 佘宗明
92年當《人車誌》編輯,98年當《武剛車紀》的特約編輯,00年當《號外》編輯,04年創辦《游絲腕表雜誌》。寫了二十多年表,但寫得最多其實是影評。過去二十多年寫作散見於香港多份報章雜誌。2011年再創辦腕錶網站《simonwatch.com》和中文數碼腕錶雜誌《表志》。個人文學著作有《當我還年輕的時候》、《聽歌.睇戲.看小說》和小說《木衛二》,個人腕錶評論著作包括《認識腕錶的第一堂課》、《完全腕錶手冊》和《名錶導賞手冊》。現為萬華集團旗下《明錶》雜誌的出版人兼總編輯。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