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F Legacy Machine No.2

2018/12/06

MB&F Legacy Machine No.2 於2013 年推出時,面盤上那藉著四隻優雅而雄偉的弧形支臂高懸於錶盤的雙懸浮擒縱擺輪成了視覺的唯一焦點,而巨大弧面的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同樣讓人目不轉睛,透過這個dome,可以看到兩個看似懸浮於空的擺輪和諧的共振著。而這看似怪誕的擒縱結構,靈感來自於19世紀的:費迪南.貝杜(Ferdinand Berthoud,1727-1807)、亞伯拉罕.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1747-1823)與安提.尚菲爾(Antide Janvier,1751-1835)三位製錶師所製作具備雙整時器(也稱共振擺輪)的懷錶作品。MB&F Legacy Machine No.2所搭載的單發條盒手動上鍊機芯的設計師為獨立製表師Kari Voutilainen與Chronode的Jean-François Mojon,兩人思古創今,歷經多次的測試與失敗後,才有的心血結晶。

 

之所會有 Legacy Machine No.2的出現,完全來自於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的想法。他是個擁有奇思妙想的人,他不會造錶,但他懂市場、懂行銷,更重要的是他有好sense,知道哪一種腕錶能夠在市場上造成話題,這從他以前在HARRY WINSTON時推出的「Opus project」朔造出成功的聲量與銷售金額可得到證明。

 

懸浮飛舞的共振擺輪藉由面盤上一個略微浮起的差速齒輪控制其擺頻,以達彼此擺速均同之目的。說起來,這個以翼形錶橋固定於面盤6點鐘位置的行星差動齒輪其作用比起吸睛十足十的懸浮共振擺輪要重要的多。此外,Legacy Machine No.2的機芯上層基板(即錶盤側)精細的太陽紋鐫刻巧妙地捕捉了欣賞的視線,卻又不會干擾觀賞者對純白時分盤、飛行擺輪與浮起的差動齒輪的注意。但在機芯背面可供欣賞的橋板與基板上,Kari Voutilainen則以全然忠於傳統的方式打造風格與打磨工藝,謹心造出這只不僅於結構上特殊,在機芯打磨與修飾的藝術價值上亦擁有精緻細膩的展現,可說是內外兼具的腕上藝術品。即便推出已5年多,Legacy Machine No.2可以說是目前上傳統機械製錶市場中最前衛的錶款。繼2017年推出限量18只的鈦金屬款式後,今年則以紫色錶盤版本,與世人見面,全球限量僅12只。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