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RICHARD MILLE是一家高新科技公司

2019/02/13

一談起RICHARD MILLE,絕大多數人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外形凌厲的高端製表,其次或許是某個盛會之上,各個領域拔尖的名流齊聚一堂,一派賓朋滿座的亮亮之風。但華麗盛名背後也許不為人知的是,RICHARD MILLE實實在在算得上是一家隱形的高新科技公司。

 

要知道,RICHARD MILLE作為一個2001年創立的新銳品牌,能傲立於世界奢華製表品牌之林,沒點真本事是不行的,而在這個“Smart is the new sexy”的年代,科學技術才是真正的硬通貨。如果說新能源正在顛覆汽車行業,那什麼能夠顛覆腕錶行業呢?當然是用來打造腕錶的材質。而RICHARD MILLE作為一位時計世界裡的極客理工男,正因深耕材料科學領域,在創新之路上馬不停蹄走很遠,才在當下穩坐技術帝的寶座。

 

其中的一條線索,得從RICHARD MILLE和世界超輕預浸材料巨頭North Thin Ply Technology(NTPT®)密切合作,走上玩轉創新材料的技術之路說起。一直以來,兩家公司共同攻堅克難,在傳統意義上的貴金屬之外,不斷研發探索從來沒有被引入到腕錶領域,甚至是從未被應用於市場的創新材料。但無論什麼材料,都無外乎兩個詞——輕質、堅韌。前者保證了舒適無負擔的佩戴感,而後者則讓腕錶足以承受多種極端條件的考驗。所以就有了2014年橫空出世的Carbon TPT® (TPT® 碳纖維)。這種高科技材料由多層平均厚度為30微米的碳纖維細絲交織而成,層與層之間有45°角的交錯,使得錶殼的各個部位都格外堅固;同時從視覺角度而言,每一個錶殼都別具一格,其外觀宛如精工鑄成的大馬士革鋼鐵表面,這樣的效果源自銑削和精工修飾過程中發現的複雜精妙的碳分子結構。至今,高級製表業只有RICHARD MILLE在使用這種獨家專利材質。

 

2015年,品牌在專為納達爾所打造的RM 27-02陀飛輪腕錶上應用的Quartz TPT®石英複合碳纖維材料,又是一次石破天驚的材質創新,背後同樣經歷了長時間艱辛研發和無數次嚴謹測試。不談阻力質量比、紫外線抗性、電磁透明度等等技術術語,就連顏色都是研發難點——天然顏色材質比起後期染色,難上不止一點半點。但也正是RICHARD MILLE對於作品毫不妥協的精神,並由此在頗具國際高度的法國複合材料展(JEC World 2016)上,被授予JEC創新大獎。另一項值得稱道的創新,跟一個炙手可熱的黑科技概念有關——“石墨烯”。這個重量比鋼輕6倍、強度卻是鋼的200倍的概念納米材料,於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被發現,也讓它的發現者、曼徹斯特大學的兩位教授榮獲諾貝爾。而RICHARD MILLE和NTPT®,正是和“石墨烯”的緣起之地——曼徹斯特大學國家石墨烯研究所攜手,於腕錶行業中首度運用“石墨烯”增強碳纖維的物理特性,研發出Graph TPT®碳纖維材料,製成RM 50-03 McLaren F1超輕雙秒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的錶殼,令腕錶以不足40克的總重量,負載包括陀飛輪在內的多項複雜功能,在鐘錶史上亦是開天闢地頭一回。想像一下,疾馳在F1賽道上的戰車,和腕際的愛表使用的是同一種材料,會不會有去未來旅行了一趟,帶回一點紀念之物的既視感?而RICHARD MILLE最近呈現的RM 11-03 邁凱倫自動飛返計時碼表裡,亦使用了前面提到與NTPT®攜手研發的Carbon TPT®碳纖維材料,及全新研發的橙色Quartz TPT®石英纖維,才令這一枚與McLaren靈感照應的“腕上賽車”,以橙黑交織的材質,擦出驚豔的橙色火花,讓腕錶如同McLaren新發布的全新車款一樣輕盈靈動。

 

很多人不理解,RICHARD MILLE為什麼要這樣對腕錶材質不計投入地付出?這不是一種執念,也不是為標新立異而標新立異。對於RICHARD MILLE而言,腕錶不單單是一種身份象徵,也不單單是一種奢侈藏物,腕錶作為一種日常佩戴的讀時工具,首先應該具備強大的功能性,能夠應對各種場合、各種環境——無論是賽場還是賽道,無論是深水之下還是高空之上。畢竟是人戴錶,不是表戴人,腕錶本該如此強勁,佩戴者不應因為它的存在而在生活中有任何顧忌。為了更好地達成這個想法,RICHARD MILLE和NTPT®商量決定,將於5月在位於瑞士Renens 的工廠,開闢專為RICHARD MILLE 品牌而設的車間和實驗室,專門用於研發和生產更尖端更前沿的錶殼材質。

 

“實驗室”、“工程師”,聽著與奢華腕錶關係不大,但在RICHARD MILLE,每一款腕錶都出自工程師之手,經歷過實驗室環境。現在相信,RICHARD MILLE也是家高新科技公司了吧。

相關文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