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 Touch 手作,感動。 Part_4 器 Unit_7 無名陶藝工作室 NamelessPotteryWorkshop ╳ GRAND SEIKO Spring Drive Chronograph GMT

2018/03/20

用具的總稱。如:「陶器」、「容器」、「兵器」、「投鼠忌器」。《易經·繫辭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論語·衛靈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因為與我們的生活過於親近,我們的情緒太容易被這些盛載起每個生活層面的器皿感染或是牽動。儘管在職人們打造出這些器皿時就已經決定了形式,但是它們的觸感、重量,甚至是在被光影反射出來的樣貌,總是能在每一次被使用的時候,再被我們重新定義一次。很有可能,當職人們在打造這些器皿時留下了意念,才會讓我們不斷不斷地與它們對話。


林龍杰,畢業於臺南藝術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陶瓷組,藝術創作碩士學位。曾為西班牙 Talavera 藝術學校駐校藝術家 、丹麥Guldagergaard國際陶瓷藝術中心駐村創作,2014馬斯開特文化藝術節獲邀參展藝術家。作品時常以身體感官經驗為主體,擷取日常生活中的圖像語彙,混合昆蟲、植物、微生物等有機形體,重新製造出型態各異的類生物體。
陳芍伊,台南藝術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陶瓷組畢業。曾於丹麥國家陶瓷研究中心駐村創作、美國紐約藝術設計博物館(MAD)駐館創作。擅長創作融合2D平面敘事圖像與3D立體雕塑的作品,的陶藝作品帶有濃厚的動畫色彩。

 

在鶯歌的永康街上,有一間年輕夫妻的陶藝創作工作室,芍伊和龍杰是新一代的藝術家,接觸陶近十年。兩人平日創作與接案之餘,偶而也在工作室開課,給想認識陶藝的人來學習與練習。第一次來到這裡便是為了學陶而來,當時每週六早上8點從台北坐火車來鶯歌,一直做陶到晚上才回台北;同學裡有插畫家、美術老師、網頁設計師及服裝設計師,大家在平日忙碌的工作之餘,空下一整天,放空腦袋、用雙手帶領意識;與其說是陶藝課,更像是一種療程。一整天捏陶下來每個人都精疲力竭、飢腸轆轆,那是一種類同於運動一般的能量消耗,身體的疲憊換來的是精神的飽滿。


 

為什麼要學陶?有些人想要培養興趣或是第二專長,有些人視其為一種抒發的管道。在這個物質過剩的時代,喜新厭舊與半途而廢均為常態,人們似乎忘記了要如何認真地對待物品,也忘記去思考物品背後的價值。藉由認識一個器皿背後製成的工序、以及材料的特性,變更能體會陶藝家的專業與創作背後的辛苦。「一個材料可以花一輩子來學習,剛學的時候可能可以很快掌握一些技法,但越學才越知道它的精深。拿溫度來說好了,一般人看外表是看不出來的,像是這個瓷偶燒1100度,像這個杯子燒1300度、那個花瓶燒1250度… 溫度都會影響到他的堅硬度、耐久度。若是燒柴的,它的變化就更難預測、另外還有燒瓦斯的、燒電的。一個學習陶藝兩年的人,有一台小電窯當然也能夠創業去擺市集,但是後面其實還有好幾種燒窯的變化與方式。當很多東西你懂了以後、你便可以交互運用,那個交互運用後產生的東西,才是讓我們想要一直繼續去深究跟達到的。」龍杰說。

 

和一開始就選擇以陶維創作的形式的龍杰不同,芍伊大學的時候讀的是動畫,當時常常好幾天只跟電腦相處,跟外界沒有連結,很渴望動手做一些真實的東西,開始做陶之後,就再也回不去電腦了。但也因為入了陶藝這行、參與過台灣的藝術市集,才觀察到一般大眾對於陶器皿的既定印象是易破,所以大多抱持著欣賞作品的角度在看陶器,多過真的想要使用它的心理;且對於千元以上的東西持保留態度。當時就開始思考要藉由開課讓大家了解做陶其實並不容易。芍伊:「當你去培養大家對於一個東西的認知的時候,才有辦法去提升一般大眾對於它的欣賞角度,以及它在人們心中的價值。教育是很重要一環!我去過美國緬因州的一間工藝學校,那裡有那種開給社會大眾的課,請的老師都是在個領域專精的權威人士,當時的同學有去度蜜月的夫妻,也有七十多歲的長者;美國工藝教育的環境真的非常的好,在不同的州都有這樣的教育中心。」龍杰:「其實就是你去學,才更懂得如何去看、去分辨,自然會淘汰掉一些品質不夠好的東西;市場看得懂,才更懂得尊敬做工藝的人以及願意付出相對的報酬,工藝的技術才有辦法延續下去,一定是像這樣一步步緩慢前進的過程。」

 

他們也曾遠赴國外的藝術市集參與展售,其中一個是奧地利最大的陶藝市集,在那裡觀察到一般人對於陶藝品接受度非常高,甚至有民眾從維也納開車四五個小時只為了去那個小鎮買陶瓷,還有的為期三天的活動每天都去。「我們在那裡拜訪了一些當地有名的陶瓷小鎮,發現幾乎看不到什麼陶瓷製造業的痕跡,剩下個人陶藝家跟工作室比較多,也認識了許多國外的陶藝家,他們在歐洲也同樣面臨生存不易的問題。想到鶯歌的資源其實非常的發達,也是我們一直留在這裡的原因,但相對地台灣一般民眾對於美學反而沒有辦法到達相同的程度。」

 

兩人也認為,近年來手作變的很蓬勃、鶯歌老街也開始興起藝廊化的風潮,對於整體的市場與大環境的提申是好的影響。如今芍伊和龍杰的創作以大型的雕塑、公共藝術等陶藝創作為主,較少器物類的作品,就算在製作器物時,也會把自己創作的特色加入到器物裡面,讓一般大眾能擁有具有創作性格的器物。一般大眾如果想要認識陶藝家、或是擁有陶藝家的作品,器皿也會是最親民、最易入手的收藏。


GRAND SEIKO
Spring Drive Chronograph GMT
*陶瓷與白鈦材質,Spring Drive自動上鍊機芯,計時碼錶與兩地時間功能,防水100米。

GRAND SEIKO今年已獨立成為一個高級製錶品牌,不再附屬於SEIKO旗下,僅作為一個高級系列錶款而已。這除了代表精工集團看重GRAND SEIKO在全球市場的產品力外,更對其製錶工藝有著莫大的信心。的確,當我們親身到日本長野縣塩尻市的SEIKO EPSON SHIOJIRI INSTRUMENTS廠內實地參觀後,就明瞭GRAND SEIKO為何選在今時今日成為一個獨立品牌。這只搭載Spring Drive機芯的黑色陶瓷計時碼錶便是在SEIKO EPSON SHIOJIRI INSTRUMENTS所製作。這個系列是於2016年推出的運動系列,不過,這款代號SBGC219的藍色面盤Spring Drive Chronograph GMT則是10週年紀念特別仕樣,限量500只,其搭載的9R96 Spring Drive機芯乃是以9R86為基礎加以調教,平均月差能達到正負10秒的精準度,氧化鋯陶瓷與白鈦材質結合而成的錶殼與鏈帶,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其拋光都無懈可擊!擁有它,你就真正擁有一個高級品。

相關文章

LOAD MORE